400-800-8984 登录 注册 我的订单 购物车  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产品 首页 补贴项目 品牌注册 专利注册 版权注册 品牌维权 成功案例 关于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最新动态
“丁真”商标遭抢注,未通过叫价18卖,投资商标需理智,网红热词难度高
时间:2020-12-17 03:45:51 点击:141次

四川理塘“甜野男孩”丁真走红的一个月里,截至12月13日,在中国商标网一共有122件涉及“丁真”的商标注册申请,除丁真所在的公司申请注册18件外,其申请者它均为与丁真无关的个人和公司。

1022200.webp.jpg

1000.webp (2).jpg

还没注册下来的丁真商标:24小时内价格是18.8万

11月中旬,四川理塘小伙丁真因为一段10秒的视频暴红网络,也迅速激起了商标抢注者对“丁真”这一网红的“哄抢”。

自2020年11月14日起,截至12月13日,一个月的时间,涉及“丁真”的商标申请达到122件,除丁真入职的理塘县文旅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申请注册18件“丁真珍珠”商标外,其他申请主体均为与丁真无关的个人和公司。正被申请的这些商标包括丁真小哥、丁真的世界、丁真的微笑、丁真旅游等,带有浓厚的“蹭热点”、“傍流量”的嫌疑。

上述商标申请几乎涵盖了商标国际分类的45个大类。有的商标申请主体出手“阔绰”,一口气在多类商品类别中申请了“丁真”商标。澎湃新闻联系了在13个品类中申请“丁真”商标的湖南省玛吉阿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这是一家注册资本200万元的小微企业。中国商标网的数据显示,该公司曾在服装、箱包、玩具等商品上申请注册十余个与印度国宝级演员阿米尔·侯赛因·汗、美国著名职业篮球运动员锡安·威廉姆森英文名、中译名完全一样的商标,但均未获批准注册。

同样的现象,发生在马保国身上。据中国商标网信息显示,自2020年11月22日至今,申请“马保国”商标的有5件;而申请网络热词“耗子尾汁”的,自2020年11月11日起已有210件,申请主体多达数十家公司、个人。

1000.webp.jpg

澎湃新闻记者暗访未注册的丁真商标转让。澎湃新闻记者 庄岸 图


除“耗子尾汁”外,相关的商标申请还有诸如“不讲武德”“五连鞭”“接化发”等,涉及“马保国”的商标申请“一个也没有放过”。

在商标申请跟风网红、热词的背后,炒卖商标同样“暗流涌动”,湖南一家申请“丁真”商标的公司,商标证还没下来,便开价18.8万元;郑州一家公司,也仅是刚申请了“耗子尾汁”商标,就表示可以1万元/年的价格授权使用。

1000.webp (1).jpg

网红、热词被大量抢注或申请商标,呈现了一种病态式的跟风现象,转卖、倒卖及通过恶意投诉牟利导致商标市场失序,其中也不乏过度索要授权费、坑蒙拐骗,甚至敲诈勒索等社会问题存在。同时,大量争议商标流入市场,给商业秩序带来不利影响,商标审查部门需要进一步提高审查质量,把好商标“准入关”。

低成本下高暴利成动机,把好审核关是关键

据公开报道,截至2020年10月底,我国有效注册商标量已达2918.2万件,连续多年居世界首位。

相关知识产权专家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在飙升的商标数量背后,长期存在傍名牌、恶意抢注、囤积商标乱象。抢注网红热词、流量IP的现象由来已久,近年愈演愈烈,有着多方面的社会原因。

红网刊发的一篇评论文章认为,当抢注爆梗商标成为市场风潮,商家们竞相用戏谑的热词吸引一时热度,将获取流量当做经营秘籍,是急功近利、盲目跟风的短视行为,也是一种对流量热度的病态跟风,理应得到更正和纠偏。而这种不良风气的疏散需要多方的共同努力,首先是市场监管部门要着力监督此类事件,把好商标申请企业资质的审核关,维护合理有序的市场环境,再者,对商家来说,将产品质量做好才是硬道理。

“这种病态式抢注,最开始是从囤积注册商标倒卖开始。”马东晓说,前几年由于商标审查期限长,导致很多商家在网上开店或进入商超时,一切准备就绪,却拿不到注册商标,无奈就赶紧在别人手上买一个,这就出现了中间商,中间商赚差价让很多人发现,囤积商标高价转让是一条生财之道。同时,一些“抢注某商标转卖获利百万”之类的消息,更加“激励”了职业抢注人群体的壮大。此外,商标注册的费用大幅下降,目前仅300元/件,也使得商标抢注牟利的门槛随之降低,本来是一个便民利民的改革措施,却被利用。

马东晓认为,商标作为一个识别商品和服务来源的标识,其全部意义和价值在于使用。近年来注册商标被异化成某些职业抢注人的牟利工具,成为市场顽疾,针对抢注,《商标法》给予相对人、权利人提出异议、申请撤销、申请无效等救济权利。然而,争议商标流入市场时,维权需要的时间、精力、金钱等成本高昂,进而对商业秩序和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北京多禾律师事务所律师钱珠琳认为,2019年新修订出台的商标法一定程度上打击了传统“囤积商标”的行为,但恶意注册人转而在互联网经济发展中寻找“商机”,通过恶意知识产权投诉、诉讼等方式牟取不正当利益。

钱珠琳注意到,互联网经济发展迅猛,对于时效性具有极高的要求,而现有的商标救济途径及程序更多是基于传统经济建立起来的,其周期长,无法及时、有效地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利,增加维权成本,甚至会使得权利人通过“付费”方式与恶意投诉人达成和解,商标恶意投诉人也正是抓住这一点进行敲诈勒索,谋取不正当利益。

钱珠琳建议,针对当下对网红、热词蜂拥而上的商标抢注乱象,商标局可以拓宽举报途径,接受对“商标流氓”的举报,并迅速审结案件,及时判定恶意注册的商标无效;此外,针对职业抢注人的非诚信行为,开列“黑名单”进行实时公示,加强对跟风抢注行为的打击。




友情链接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            国家知识产权局            商标评审委员会             天眼查            启信宝
亚搜
最新动态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订单服务
支付方式
退款说明
索取发票
邮寄说明
特色服务
精英团队
贴心服务
诚信代理
十年企业
售后服务
售后服务
常见问题
上市服务
成功案例
热门产品
商标注册
专利注册
版权注册
代理记账
400-800-8984
24小时客服电话
在线客服
服务时段 8:00-20:00
商务合作
huataizx168@163.com

亚搜企业服务门户网  400-800-8984  Email:huataizx168@163.com    

     北京华泰正兴商标代理有限公司、沈阳分公司  ICP备案号:京ICP备08010343号-7